跳到主要內容

Original Beautiful Music Composition

孫春璃原創純音樂曲輯(安靜治癒系)
SUN,HAN-RU's Original Beautiful Music Composition
【オリジナル】美しいピアノと鍵盤打楽器BGM


回憶之舞/Memories/思い出の舞



迎向未來/To the future/未来へ


新的一天/Every day is a new day/新しい日々



BGM with Vibraphone JAZZ 01


救贖/Salvation/救い

From Album 《刀與桃花、再續前緣》(小説《刀と桃の花、恋の縁》)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鐵琴教學教材(上方為純音檔影片 下方為樂譜)

第6章 張真儀篇 被一些事改變

我是張真儀。我要說說在江建凱沒來的期間,我發生了什麼事,使我不再為過去的事憂傷,逐漸走出陰影,還交到很多年齡相近的好朋友。 有一次,偶然經過士林的某教會,原本只是隨便看看,不知道為何,可能是想起自己過去一直都沒有好朋友這件事,就無法停下的流淚。 才剛停下後沒多久,被教會的兩位年齡相近的大專生姊妹接待。 原本對於長得很漂亮的人很忌諱,因為曾經主要霸凌我的班導師就是同學口中的「美女」。 沒想到,她們竟然沒把我當外人看待,都對我很好。 雖然我沒有一開始就答應要進教會,但是,自從某次與她們見面後,她們一得知我很喜歡卡娜赫拉粉紅兔子,就立刻買了禮物送我,包括卡娜赫拉兔子的錢包、袋子以及一張卡片。 *-----------* 我回家之後原本只是隨便的看看卡片,結果被卡片的內容感動到了——因為那剛好就是我的心境。 當時的我覺得總是不斷發生讓我傷心的事情,包括舊的回憶傷痛、新的創傷來源,以及過度對自己的成績要求造成極大壓力,對未來感到有點絕望,心中的確如同卡片所說「有破口」,就像我在這部小說以「玻璃窗」來比喻一樣。 另外,我非常擔憂周圍的人說背叛就背叛我——經過整整九年的孤立,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正常與他人互動,只好透過心理學的書及學習交友處事。 然而,勉強靠心理學交的朋友幾乎都無法交心,很容易讓原本的朋友圈變成在未來排擠我的主要對象。 不過,卡片中卻答應要給我「永恆不變的愛」以及「恢復我過去所失去的光彩」。 當下雖然覺得被卡片感動到,但是依然對基督教的神半信半疑。 (附圖是當時的我在真實世界收到的卡片拍照) *-----------* 偶然嘗試性質的參加大專組的活動,剛開始覺得很尷尬,即便他們都很善待我,但我一個人都不認識,所以也不怎麼敢跟他們有過多的互動。 很奇怪的是——明明就不認識,卻覺得他們遠比我的過去同班同學有愛心多了!而且,很好相處、對我很好,在我有需要的時候很認真的幫我。 一段時間以後,逐漸跟大家打成一片,以前可能花了國小六年加上國中三年一個朋友也沒有,如今卻是在短短的一個月內交到了至少十幾位可以交心的好朋友,這真的是太感動了! 第一次收到大家聯合一起寫給我的生日賀卡、幫我唱生日快樂歌、買蛋糕慶生等等。 有一天我又回頭看了當時收到的卡片才意識到——神真的是「恢復我過去所失去的光彩」了! 我一直以來最渴望的就是正常的友情關係,神真的賜給我好多的好朋友,我從小一開始的空虛感

番外篇 連假出遊記 (大二的張真儀&高二的江建凱 約單獨逛中山地下書街)

2019年放連假的其中一天,我跟建凱約好一起搭捷運去逛中山地下書街。 那個時候比起我高中時期的傳統書街,幾乎已經是誠品書店的天下了。 那一次剛好經過某飲料店,原本的我是不喝飲料的,剛好看到他買了珍珠奶茶,我就跟著買珍珠奶茶。結果,後來才知道他原本也是不喝飲料的,只是跟朋友出去就會想喝飲料。 在進書店之前,我們有個共識──未來要合作寫一部小說,名為《玻璃窗對面的你/追夢在我》,為了找小說靈感才去逛書店的,切記不要看教科書。 (圖片為舊版的小說封面 繪圖者:孫春璃) 一開始到書店時,你看我我看你,完全不想讀任何書,只能閒聊以及傻笑。 過了一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他在看多益教材,可能是因為他要升高三了吧?我只好去程式書籍區看Java,順便複習大二學過的東西。 「春璃姐!不是說好不要看教科書嗎?為什麼妳在看程式書籍?」面對突然而來的開玩笑的「嘲笑模式」,我表示很「傻眼」,回頭講:「還不是因為你在看英文,我覺得很無聊,只好……」 「是嗎?我覺得是因為妳去程式書區,剛剛都沒在理我,只好看書了……」我表示很尷尬──你是在撒嬌嗎? 雖然我什麼也沒講,但只有對看之後笑一下就沒事了。 「我跟你講喔!」我剛好看到一串用圖片比喻程式的敘述覺得很興奮,就直接分享給他了。 「什麼?」 「你知道被宣告為double形態的陣列為什麼不能放在int裡面嗎?」 「我大學才要正式學程式,現在哪會知道啊!(笑)」 「你看書本畫的箱子。」我指著書本的圖畫。 「?」看得出來他一臉問號。 「因為double的箱子太大,不可能裝在小小的int箱子裡面。」 「我懂了。謝謝春璃姐。」 「那你想知道Java的二維陣列要如何宣告與應用嗎?」 「別問了!我投降~」 這個「我投降」的表情看起來也太賣萌了吧? 沒關係。 大概聊了一段時間,建凱提醒我看看手錶──哇!剛剛不是還在九點嗎?怎麼那麼快就十二點三十分了? 中午,原本附近有很多介於平價跟高級料理中間的餐廳,剛好我們的金錢觀都是「能省則省」,於是,挑了一家平價的水餃店一起吃水餃,印象中我吃了八十元,他也是百元以內就吃飽了。 下午來到一家平價的咖啡店,我們一起討論了快兩小時,初代《玻璃窗對面的你/追夢在我》的大綱腳本終於出來了。 各自回家前還特別提醒對方「過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