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幕後花絮 故事部分靈感來源 + 寫給青少年的一封信|作者:江建凱(網路匿名:季建誠|寫此作品時剛好高二)

或許在故事中最讓觀眾感動的就是我跟趙雨瑄的友情?愛情?故事。

其實,雨瑄是春璃姐的同班同學。等到我高一認識春璃姐的時候,雨瑄(姐?)早已「毫無音訊」,我也沒見過她。

春璃姐高一收到的第一張生日賀卡真的成為永遠的最後一張。

她們曾經是好朋友。

(當然,都是女的,不可能戀愛。

那只是春璃姐告訴我有這件事,為了在寫作時不要造成她的心理負擔,由我幫她代寫,所以一男一女容易被觀眾誤會成愛情故事。

實際上國中的我的確是單身──真正經歷國小國中九年霸凌又在高中失去最要好的朋友、背負自我定罪直到大學的就是春璃姐,不是我。)

雨瑄在高一的時候跟春璃姐十分要好,高三友情突然變質,雨瑄變得十分敏感,尤其是對鉛筆、考試、人際關係,反而整個社交情況完全惡化。

春璃姐透過體育課的排球活動認識了一群新的朋友,但之所以無法交心,或是有距離感,如同她同學講的──因為她完全把心放在這個兩年以上的朋友上。

直到有一天得知雨瑄家裡長期過分重男輕女、有部分家暴傾向的家庭、重視成績的家長總是忽視她的美術獎狀,只在乎弟弟考上公立高中,什麼費功夫的事都交給姐姐,功勞都給弟弟,甚至動不動因為成績毆打他們或是只針對姐姐言語或肢體暴力,導致雨瑄在高三時對春璃姐提出想不開的想法。

春璃姐為了保護她去跟老師求救,語氣很尊敬,不知是為何,反倒被某位老師言行羞辱、公開辱罵、差點被記過,使她帶著傷心直到大二初期。

大二下,她在士林某教會認識了一群大專生的朋友,他們平常跟她一起玩,在她痛苦時陪伴她、幫她代禱等等。逐漸渡過回憶的難關。

我則是國小曾被霸凌,以及愛面子的父親總是看著五科不及格的成績單邊打邊罵我垃圾,甚至開玩笑的暗示要我去死,否則他很丟臉等等。即便我透過多年努力取得了現在的成就,在他眼裡我終究不是建中生,無法得到他的重視。

在春璃姐的帶領下,我逐漸開始「為自己讀書」、找尋「讓自己快樂的方法」、在士林某教會交到一群青少年的好朋友,逐漸脫離過去的痛苦,成為一個針對興趣專攻、其他科目盡力就好、該玩樂就玩樂的青少年。

以上是故事構成的主要因素之一。

*---------*

如果螢幕前,有人跟我一樣是青少年,正在為了學業壓力受苦我也會告訴你「盡力就好」、「不要為了別人,要為自己讀書」、「讀累了該休息就休息,不要把自己逼到憂鬱症的那一天」、「無論考學測還是統測,這是一場馬拉松,比誰撐得久,堅持是很重要的」、「如果你目前跟我以前一樣五科不及格,你可以從簡單的題目或敘述中挑一科自己比較看得順眼的開始努力,一開始就全科一起太累了,很容易放棄」、「不要理會周遭的惡意攻擊,做自己就好」。

祝福螢幕前的你可以當個又會追夢又可以過得開心的青少年/學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鐵琴教學教材(上方為純音檔影片 下方為樂譜)

偶像夢幻祭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 Knights

偶像夢幻祭 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 Knights 鋼琴與打擊樂重奏版 Piano&Percussion version ピアノと打楽器アンサンブル 編曲:孫春璃 (SO,HAN-RU |発音:ソンハル Keyin:ソン ハル リ ) Fight for judge Checkmate Knights

第10章 張真儀篇 尾聲 追夢在我 圖書館日常

江建凱已經知道自己未來的目標是什麼,就不會在跟之前一樣逼迫自己「考不到第一人生就毀了」之類的態度,反而是重於「是不是自發的想學習」、「自己到底努力了多少」的過程。 他是普高的學生(我是綜高升技職大學),才高二就去借高三的模擬考書籍,平均每次數學都是相當於十三到十四級分上下。他不喜歡只是算懂考卷的內容,而是要徹底了解公式背後的意義,甚至剛開始有時候寧可一題解上一小時他也開心,後來看他解題的速度,我只能說「羨慕」或是「佩服」。(我討厭數學,所以升高中會考時故意避開普通高中) 至於他過去那如同咒詛般總是高不過三十九分的英文,也逐漸維持在五十分上下,他很認真的背單字與文法,有時候還會跟我借書去看,目標是眼前的小考會及格,以及上大學以後逐漸有能力讀原文課本。 其他科目則是目標維持在七十就好,不會再跟以前一樣過分追求成績,而是重視「努力過程」就好。他再也不會為了家人的面子讀書,那樣只會使自己痛苦,畢竟就算拿到全班第二還被責怪「不是建中生,成績再高也沒有用」,不如發自內心的想讀書、為自己讀書比較好。 我以後打算當寫程式的程式師,音樂當興趣就好。所以除了平常會在學校練程式以外,偏向理論、紙本的(相較於用電腦實機操作的)科目會約江建凱學弟一起到石牌附近某大學的圖書館換證進去自習。 「我得承認──即便讀資管系,我還是一樣討厭英文跟數學,程式為主、日文為輔的學習。」 「討厭英文加一!但是後來想想為了未來想讀國立**科技大學的資工系還是決定要順便讀英文,所以妳剛剛才看我背過英文單字。」看得出來他很認真背單字。 江建凱還是告訴我數學的重要性,雖然我還是不喜歡數學,直到有一天遇到一科名為「資料結構」被裡面的數學整慘了。 結果才講了沒多久,江建凱竟然主動跟我借書就開始在算大學資料結構的數學以及資管用的大學微積分。 還有一次我才開玩笑的表示「資工系要算線性代數,我不想算」,他又立刻去拿圖書館的書到書桌前開始讀線性代數。我真是佩服江建凱學弟──他才高二啊! 他卻佩服我「高中日文科又上大學資管,又會寫程式又會日文」以及「作為璃Band的作曲者兼團長」(他真的是過獎了!璃Band成員明明只有我跟他二人而已,基本上沒必要特別去做「管理」。) 於是,江建凱學弟提出一個點子──要我教他程式,他叫我數學。 所以之後又常常約他到這間大學的圖書館。 至於讀累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