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花絮 故事部分靈感來源 + 寫給青少年的一封信|作者:江建凱(網路匿名:季建誠|寫此作品時剛好高二)

或許在故事中最讓觀眾感動的就是我跟趙雨瑄的友情?愛情?故事。

其實,雨瑄是春璃姐的同班同學。等到我高一認識春璃姐的時候,雨瑄(姐?)早已「毫無音訊」,我也沒見過她。

春璃姐高一收到的第一張生日賀卡真的成為永遠的最後一張。

她們曾經是好朋友。

(當然,都是女的,不可能戀愛。

那只是春璃姐告訴我有這件事,為了在寫作時不要造成她的心理負擔,由我幫她代寫,所以一男一女容易被觀眾誤會成愛情故事。

實際上國中的我的確是單身──真正經歷國小國中九年霸凌又在高中失去最要好的朋友、背負自我定罪直到大學的就是春璃姐,不是我。)

雨瑄在高一的時候跟春璃姐十分要好,高三友情突然變質,雨瑄變得十分敏感,尤其是對鉛筆、考試、人際關係,反而整個社交情況完全惡化。

春璃姐透過體育課的排球活動認識了一群新的朋友,但之所以無法交心,或是有距離感,如同她同學講的──因為她完全把心放在這個兩年以上的朋友上。

直到有一天得知雨瑄家裡長期過分重男輕女、有部分家暴傾向的家庭、重視成績的家長總是忽視她的美術獎狀,只在乎弟弟考上公立高中,什麼費功夫的事都交給姐姐,功勞都給弟弟,甚至動不動因為成績毆打他們或是只針對姐姐言語或肢體暴力,導致雨瑄在高三時對春璃姐提出想不開的想法。

春璃姐為了保護她去跟老師求救,語氣很尊敬,不知是為何,反倒被某位老師言行羞辱、公開辱罵、差點被記過,使她帶著傷心直到大二初期。

大二下,她在士林某教會認識了一群大專生的朋友,他們平常跟她一起玩,在她痛苦時陪伴她、幫她代禱等等。逐漸渡過回憶的難關。

我則是國小曾被霸凌,以及愛面子的父親總是看著五科不及格的成績單邊打邊罵我垃圾,甚至開玩笑的暗示要我去死,否則他很丟臉等等。即便我透過多年努力取得了現在的成就,在他眼裡我終究不是建中生,無法得到他的重視。

在春璃姐的帶領下,我逐漸開始「為自己讀書」、找尋「讓自己快樂的方法」、在士林某教會交到一群青少年的好朋友,逐漸脫離過去的痛苦,成為一個針對興趣專攻、其他科目盡力就好、該玩樂就玩樂的青少年。

以上是故事構成的主要因素之一。

*---------*

如果螢幕前,有人跟我一樣是青少年,正在為了學業壓力受苦我也會告訴你「盡力就好」、「不要為了別人,要為自己讀書」、「讀累了該休息就休息,不要把自己逼到憂鬱症的那一天」、「無論考學測還是統測,這是一場馬拉松,比誰撐得久,堅持是很重要的」、「如果你目前跟我以前一樣五科不及格,你可以從簡單的題目或敘述中挑一科自己比較看得順眼的開始努力,一開始就全科一起太累了,很容易放棄」、「不要理會周遭的惡意攻擊,做自己就好」。

祝福螢幕前的你可以當個又會追夢又可以過得開心的青少年/學生。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