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張真儀篇 涼亭聊天 |逐漸快樂的建凱學弟

自從取得他想不開的訊息通知之後,先以心理學的方式,如同某些生命專線一樣每天寫賴去關心他,雖然他剛開始因為臥病在床或是心情不好幾乎不讀不回,後來還是開始已讀有回,並且表示對我的感激。確保他心情有比之前好很多之後,我就主動約他去涼亭,並且將「我是如何被改變的」事情告訴他。

當江建凱聽完我的故事,雖然表示為我感到慶幸,但是他的下一個反應就是「羨慕我在教會交到很多年齡相近的朋友」,他在班上幾乎沒有任何新朋友可以交心,很快話題又回到那個無法挽回的雨瑄學妹上了。

我鼓勵江建凱來教會交朋友,他的反應是:「我認同妳跟我說的『天生我才必有用』,相信在某些心理諮商時這句話很好用。但,老實說,我並不認識任何宗教的任何神明。就算妳說耶穌很好,那也只是剛好發生在妳身上的事讓妳覺得很好而已。我這裡不但被霸凌沒朋友、好朋友被我間接害死……」

我打斷了他的話,以免他又回到自己的玻璃窗搞自閉了:「雨瑄的死又不完全都是你害的,無須定罪自己啊!」

「即便是這樣,雨瑄生前的最後一封信的確有提到我是『關係霸凌她的帶頭者』啊!何況傷害我的還有我的父親,動不動就已成績為名義要我去死。就算我現在經過無數小時的努力拿到了班排前五包括第二,還是因為『我不是就讀建中』又被臭罵一頓……我看不出來耶穌到底哪裡愛我了……老實說,最近除了可以跟妳還有天使般的堂妹聊天以外,真的沒有別人可以傾聽我的心事了!」

「我相信耶穌是無條件愛你的。例如你旁邊有個在乎你的堂妹,或是你可以在長大後取得過去所沒有的成就,即便你有努力過,多少還是有被神幫忙的概念在……沒關係,我沒要你立刻信主,就像我一開始也沒特別信一樣……不過,還是鼓勵你可以來交朋友,因為我們這裡的人真的很好。」

「一句話——再考慮。」

「……」剛好想起那段時間大專組剛好有辦「三峽藍染」的活動,就邀請江建凱一起來參加了。

後來還邀請他坐車到士林站,一起吃我們做的韓式烤肉兼火鍋套餐,他真的感受到我們是很好的一群人。

過去他一直在當「照顧他人的人」,自己幾乎沒有機會被照顧到,如今被照顧到的感覺挺好的。但是他跟我一樣在被照顧之後又擔心「自私自利」的可能性,在恢復正常情緒以後,也希望可以關心他人。

即便是這樣,他還是只有在出遊活動時才來,並沒有定期來教會,因為他還是很羨慕我可以交到一群「年齡相近的好朋友」,對他而言終究都是「一群很善良的大哥大姐」,外加他還是沒有要立刻信主的打算。

後來我把「青崇」推薦給他,理由是「你的年齡剛好進去以後,上面有學長姐照顧你,下面有學弟妹可以照顧……其實也沒有嚴重的學長姐制度,是可以直接玩在一起的好朋友喔!」

江建凱表示「他是為了交朋友才去青崇的,還沒打算要信主」。

隔了接近一年,江建凱對於成績的價值觀總算回歸到「正常狀態」(成績固然很重要,但是不是生命的全部),他也不會再去在意過去被批評生命價值的事,因為他知道「他的存在是原本就有價值的」,他交到了一大群好朋友,至於雨瑄的事他早已完全交託給主,不會再繼續因那件事傷害他,後來他逐漸成為一個又會讀書又會玩、真正活得快樂的青少年。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