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張真儀篇 璃Band創團史

現在回想起來,我與他的相遇是幾年前的事了。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張真儀,網路藝名為孫春璃。

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音樂,雖然為了未來的職場,被迫從高中開始放棄音樂夢,轉讀其他科系,但仍然打算自行創團,並且打破傳統打擊樂的型態,組一個網路上從未有過的團隊──「鋼琴」、「馬林巴木琴」、「電鐵琴」與「爵士鼓」的特殊團隊。

比起演奏本身更喜好作曲,而作曲者的線上匿名就是──「孫春璃」。

剛開始,我都是以個人(孫春璃)名義作曲、放上Youtube,後來想要嘗試架自己的官網才發現──一個沒上過音樂班背景的高中生不會架網頁!!!

於是大一的我放棄原科目可以考上的學校,考統測故意選擇某校資訊管理系。

但,我不甘心我的音樂夢就這樣停止,於是,在我大一的時候,創了一個線上虛擬樂團,名為「璃Band」。

還記得兩年前,在線上虛擬樂團──「璃Band」之團員辦公室,兩張書桌的隔壁放的是平常上學的書包。一個高一生新團員正在歪著頭用手撐著頭跟一個書包裝滿程式書的大一生,也就是我,展開一串對話。我們正在討論團名以及線上藝名該叫做什麼。

「為什麼團名要叫做『璃Band』?」

「正要經歷過一番火煉才能熬出精緻的琉璃啊!所以我身為第一個團員名字就是『春璃』了!」

「喔!璃Band?」江建凱一臉驚訝並表示著認同這團的態度:「不錯啊!」

原本想說配合團名,給他取的網路匿名是「誠璃」,在這一天,他低下頭想想,還是給了這個回覆:「不過,我不想用『字尾璃』來當個人網路暱稱——總覺得怪怪的……」

其實我也很好奇江建凱會想要取什麼網路匿名,於是就問了他:「那你想取什麼名字當網路匿名?」

「既然真儀姐在那邊『一年之計在於春』,我要合群點……乾脆就叫『季節』吧!」
「姓氏為『季』。對嗎?」

「對!」他回答。

我又好奇的問了:「那麼,第二個字呢?」

我正在想──因為他的本名是江建凱,覺得像他這樣思考穩重的乖乖牌學生會不會乾脆直接全部用本名,結果,他使用的第二個字還真的是「建」。

我不禁想問:「為什麼在網路上要使用跟本名相關的字呢?不怕本名被網友找出來嗎?」

「也還好。『建』來自本名,沒什麼好說的。」他又開始低頭思考了一段時間才說:「讓我想想……『為人要誠實、個性要正直』是我的人生重要價值觀之一……」

因為成長歷程的一些事,我很在乎所謂朋友到底是認真的朋友還是表面功夫利用完就背後捅刀的惡人,很爽快地表示:「真誠待人?很好啊!」

江建凱原地楞了一下,維持靜音,讓我繼續解釋:「如果你是那種前面說一套後面做一套的我鐵定閃得遠遠的不想接近,因為老姐自己也是『一旦答應別人的事情就是一定要盡責到底』,只要不危害生命(例如:先天心臟病遇上體育課沒轍),就是要憑相同實力水準去搞定一些事情。如果能力不足,寧可直接狂拚幾小時也得搞到會。(意指:能力範圍內絕不申請特權) 」

江建凱原本的表情還是跟平常一樣微笑外加一點開玩笑的語氣,突然變得有些面色凝重:「送妳一句建議——『適當拚就好,別把自己搞太累』,免得像我國中的……沒事。」

我當時無法理解一個一向開朗的高中生怎麼突然變得很淡定,在心裡默想:「江建凱是心情不好嗎?還是……」

他很快又恢復平常的開朗表示他沒事,接著回到「網路匿名」的話題上:「那……第三個字就用『待人誠實』的『誠』吧!」

「喔……好!」

當天結束後,我一直在想他到底有什麼事可以在之前的談話中途會面色凝重成這樣,直到有一天我被大一的某些同學不好的對待聯想到過去的事才可以大概理解他當時為什麼會這樣。

後來,真正知道江建凱當時的心理情況時,我才知道我其實很幸福,需要被關心以及被幫助的其實是他,於是決定約個時間跟他單獨見面,打算給予他言行上實際的幫助,希望他也能走出他心中的玻璃窗。

熱門文章